经典散文网

杰志旁用地争议

週四 2018-02-15谭凯邦
前日城规会通过沙田一份分区计划大纲图,将杰志体育中心旁一幅「休憩用地」,改划兴建一座单幢式住宅。

罗冠聪为足球发声,而施丽珊提出反驳,舌剑唇枪,我亦要加入战团,指出社区组织协会的问题!#单程证

「盲抢地」当然不是第一天的事,大家身旁社区中的公园、球场、公共空间,也许都已被抢走改划起楼,但今次最令我「眼火爆」的是社区组织协会(社协)在事件中的角色。

改划本身甚有争议,因为影响到杰志球场未来,到底会否因为被夹在住宅中间,无法长远稳定发展,更甚至被逼迁走。可是推动改划的香港房屋委员一方,竟为此事联同社协一起送了多名深水埗劏房户到城规会议中做申述,会场顿时涕泗滂沱,四处哭诉劏房之苦,纷纷要求城规大老爷顺从规划署提议,通过图则。

然而心水清的朋友会记得,曾经在我和温和本土意见领袖提出「源头减人」,呼吁政府设立人口政策,整体考虑香港承载力之时,「社协」就是在背后大力评击我们为「法西斯」、「排外主义」的团体。好了,社协当日在香港未有方法容纳单程证人口,就抹黑理性政策倡议,带头加大加重房屋问题…作为今天房屋问题的根源,今天竟有面子动员,支持不合理的规划,要求别人牺牲,可谓厚颜无耻!

特别昨日政府公布2017年最新人口数字,反映单单过去一年间就有4万7千多个单程证来港,即是约两个区议会选举人口!这当中有钱的,买私楼就是和市民竞争单位;要等公屋的,不只加长轮候册长龙,也很可能等候期间被迫租住劏房,最终成为「社协」的「筹码」,送入城规会「申冤」。不得不问社协:先维持社会悲剧 (单程证),再配合政府起舞,推动盲抢地,对香港社会公平吗?这合乎公义吗?

最后还是要长气重申一句,我不是刻薄不理解劏房户的惨况;反而是为了不令惨况在香港延续,让香港社会有空间解决目前问题,才更加呼吁立即减单程证!香港房屋问题的源头是人口政策出错,而社协若想真正解决劏房问题,应一同倡议大幅减单程证,而不是动员去城规会配合政府去盲抢地!

关心事件的朋友可同时参阅罗冠聪Facebook 的文章

相关推荐